背景顏色更換

神蹟


本宮主神 蘇府七代巡,奉旨扶乩濟世,天庭旨派,諸神輪值,長駐鎮海宮解疑,由來已有百餘載,期間遭遇許多異事,聞者莫不嘖嘖稱奇。

風水破沖崙仔頂‧王爺下樁解危難── 時約民國50年,崙仔頂籠罩在一片濃濃的哀戚之中,短短幾個月間,竟有許多年青年人無端端的暴斃!
這對於以漁業為主軸的崙仔頂,無疑是一大重傷害,加上人數眾多,已不是正常的情況,莊內的人們於是趕緊請示王爺。由於事態嚴重,因此,眾人遂以”扶鸞”請王爺起駕指示(扶鸞為四人抬一小轎,上方乘坐神明,神桌上平鋪檀香,起乩後神明便利用神轎扶手在檀香上書文指示,一般只用於重大事件的問卜),經扶鸞起駕後,王爺指示:舊鎮海宮南方有一風水地,被一門墓地犯沖到崙仔頂的風水。
此地是許多往生民眾安身的地方,其中一門得知在其方位乃是崙仔頂的風水命脈,也是全莊的靈氣所在,於是強佔風水穴位,這正如拿一塊石頭塞在喉嚨一樣,以致與此地地理相衝,導致人傑折損,災禍連連。然而,上百門墓地,到底是那一門犯到風水呢?此時,民眾便請出王爺作法破解,依照指示,莊裡準備了石釘和牛犁,在明確指定的地點,王爺作法下樁,以石釘和牛犁為法器,破除了這個敗沖的風水。
之後莊裡終於太平,年青人也再無事故頻傳了。


日刑事為兒求神卜‧”壇兄”降乩顯神威── 日據時代,日本人實行皇民化運動,日人百般阻撓台灣民間文化的發展,更不准許一般信仰的活動,因此原本一般信眾問卜的廟宇,皆被禁止,因此當時若想到鎮海宮問事,民眾都暗指要去「壇兄」那裡商量事情。
當時有一位日本刑事,因孩子生病,藥石無罔,四處求醫,無計可施的情況下,耳聞「壇兄」十分靈驗,天下父母心,雖知與皇令不符,也只好前往一試。經當時的乩童洪水池先生扶乩,王爺起駕指示後,因此痊癒。
從此,鎮海宮便成為當時唯一不被禁止扶乩問卜的廟宇。


急病藥石皆無罔‧王爺起駕救乩身── 大約民國65年,本宮乩童黃邊伯先生一日在家中高血壓發作,當場昏迷休克,家人趕緊呼叫救護車,將他送往當年東港分局對面的民眾醫院,並通知了廟內的委員前往探視。
其時主治內科醫師姓呂(目前於東港鎮開設門診呂內科,行醫已數載),黃邊伯先生一送到醫院便緊急展開救治,並測量出血壓飆升到了220毫米(正常血壓為140/90毫米水銀柱以下),經急救後,院方將他安置到急診室內吊點滴,眾人也隨行到病床邊陪同。點滴才輸入了五分之一,黃邊伯先生突然坐起身來,大家還來不及反應,原來竟是王爺起駕!只見他舉起手,對著自己的臉由上往下梳了三次,接著,竟清醒了過來!眾人正感驚奇時,他卻像沒事一般,還質問家人,他為什麼在這裡,還吊著點滴?大家趕緊請了呂醫師過來探視,於是他再次為黃邊伯先生測量血壓,竟已降至150毫米!醫師也大呼不可思議!
黃邊伯先生當年為包府王爺的乩童,國小四年級肄業的他,只要包王爺上身,便能寫出一手好毛筆字,並能做詩寫詞,平時若有人下午要問事,稍早之前他就會有所感應,主動前往廟裡等候。


婦人異常求神卜‧王爺起駕解東瀛── 時約民國85年,台北有一高層主管之妻,生活突然出現異常,經常胡言亂語、亂摔東西,半夜還會出門到處遊逛,據醫生說法為精神異常、精神分裂,後就醫治療無效,十分困擾。一般民間的說法,這種情況多半是中邪、犯到好兄弟,於是夫妻二人便開始巡訪各地廟宇,希望能藉神力治癒,因緣際會下,由南部友人介紹至鎮海宮求問。
廟方於是安排了問事,待王爺起駕後便指示:此女是犯了東瀛。與犯身的鬼魂溝通後才得知,原來作祟的是一位日本男子,因十分思念故鄉,不得已只有苦纏於她。其實光復後,常有犯到日籍好兄弟的例子,可能是抗戰結束後,一些客死異鄉的日魂無人超渡,有機會便作亂在一般民眾身上,以藉機回鄉或超渡。王爺命其三日後再做談判,看需要何種條件好讓他離開。三日後再度問事,日本男子求要一艘船,並將尺寸標示說明的非常詳細,還要在船頭張開日本國旗;七名女子(草紮)、豬羊數只、日用品、金銀等盤纏,擇日在海灘火化。
到了當天,夫婦倆偕同本宮乩童等人來到鎮海公園的海邊,依其所願將物品火化,法事尾聲之時,日本男子又央求那位婦人解下身上一樣物品當作紀念,於是她便拔下金戒指,丟入火化堆之中,霎時,四周風沙大作,席捲而去,從此之後,該主管之妻便不藥而癒。夫婦後來感念王爺恩澤,還捐助一大筆款項,作為建廟的基金。


小兒腦膜命垂危‧代巡降乩斷扶枷── 口述及見證人:本宮委員張明利先生
民國62年,滷肉飯一碗還是2元的時代,那時,剛過完舊曆年,天氣也慢慢的回暖了,一天,家裡來了電話,
「是川慎家的明全仔,講是嚴重啊!」
明全仔是本宮委員洪川慎先生排行第五的兒子,洪明全先生,當時他的身體出現了發燒、劇烈頭痛、嘔吐的現象,經院方的診斷,是罹患了腦膜炎,醫生宣佈無法救治,已請家人接回家看護。還年幼的他,回到家時早已奄奄一息,心急如焚的洪家於是連忙到鎮海宮,請求王爺到府求問,盼望能有一線生機。於是,當時便由乩童黃邊伯先生偕同委員張明利先生等約七、八人前往探視。
一行人趕到了洪家,黃邊伯先生馬上起出扶枷(乩)作陣(扶枷:直徑4公分,長40公分的桃板木棒,是乩童用來敲桌子發以出固定頻率的聲響)大夥莫不屏氣凝神,暗自祈願天降神蹟,讓明全仔回復健康。約莫二十分鐘後,只見黃邊伯先生面露莊嚴,身體微微輕晃,周遭的人小聲的交談著:王爺起駕了!
「喝!」王爺剛一起駕,突然大喝一聲,一把將手中的扶枷硬生生的扭斷!看著碗口大的斷棒,眾人盡皆大愕!想想,要以腕力將這麼粗的木棒折斷,根本不可能,更何況是將它扭斷!但是眼前的兩截木棍,又實實在在的擺在桌上,令人不得不相信。就在眾人還驚嘆不已的時候,王爺指示了鸞生準備硃砂筆,當場畫了一道符令,取來土符、淨符鎮守四方,以平驚亂。
家人接過燒化的符令和著水,讓明全仔全數服下。經過了十餘分鐘,原本只尚存一息的明全仔,居然坐起身來,說是要上廁所,隨後,便逕自走到自家門口的排水溝小解,接著還說肚子很餓,向家人要東西吃呢!隔日再回到醫院檢查,讓醫生十分的驚訝,因為檢查後,竟然已完全康復!從此也再無復發。
目前洪明全先生本人於台北市任職警察。


神蹟軼事── 早期醫藥不發達,王爺受信徒問事求醫時,會將黃紙墊在桌上書寫藥方或畫符令賜香灰,有信徒求到藥籤後,半路就將之丟掉了,隔一陣子身體未見起色,又向王爺求看,王爺便說:為何還來求問?你半路就把香灰丟了。信徒於是大感神力無邊。
做為王爺的乩童,在外行事需自求端正。早期較頑劣的小孩,父母通常希望王爺能收做乩童,代為管教,若這些年青乩童在外不學無術,做了壞事,王爺上身後,會令其不由自主往神桌底下的桌眼孔鑽,待乩童清醒後,無論怎麼用力都無法將頭拔出來,這時,一定要向王爺認錯求饒後,再次起駕才能解脫,由於時常發生,許多廟方人員都親眼見過的。

中華民國九十六年 歲次丁亥臘月 鎮海宮管理委員會 沐恩恭撰


本網站由潮州企業社製作